经典魅力

浅析《西游记》中的女妖形象

时间:2019-12-05 11:22:00   作者: 阅读:   

 

女妖形象

《西游记》中的女妖们几乎个个是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却很少被刻画出女子身上所具有的可贵品质,如温柔体贴、宽容大方、善良得体等等。女妖们处于被辱骂,喝斥、玩弄、歧 地位,她们被写成邪恶的象征,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把女妖刻画为具有残酷、恶毒、下流、卑贱、荒淫、狡猾等恶劣品质的女性;另一方面是通过男性对女妖的态度———痛恨之至,随 骂女妖,可见男性对女性是多么鄙视。吴承恩笔下塑造出貌美如花的女妖们主要是为了衬托唐僧取经的虔诚意志和坚定信念,关于这点笔者认为吴承恩对女妖刻画得越入木三分,越表现出女性得不到男性的尊重。

.........................

女妖们主动追求爱情的同时也是在追求自主婚姻,这是不同于当时社会背景下的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妖们大胆挣开这个束缚女性已久的无形精神枷锁。《西游记》第九十三回“给孤园问古谈因天竺国超偶遇”中有提及到玉兔精也就是假的天竺公主,她采用抛绣球的方式择婿,这是种新颖的择婿方式,相对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模式已经比较开明。抛绣球打破了旧时“女子不可抛头露面”的禁锢,有点趋向现代的自由婚姻。结合前面阐述的男权文化下的女妖形象,可见吴承恩思想存在局限性:既想全盘否定女妖们,但又不完全否定她们。

女妖的人情人性特点还体现在亲情上,特别是铁扇公主的形象,她对丈夫的爱是包容的,难能可贵的,但也是深受封建伦理道德的影响,她说:“男儿无妇财无主,女子无夫身无主”,这表现出她对丈夫的依赖,因而对丈夫娶妾,导致夫妻俩分居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不满,她也只是在擎杯奉茶道:“大王,燕尔新婚,千万莫忘结发,且吃一杯乡中水”稍露不满。为救丈夫,她宁愿用宝扇(之前不顾自己的性命保住的扇子)换取丈夫的生命,表现出她深受“丈夫至上”伦理思想的禁锢;对儿子表现出的母爱是十足的,她对孙悟空充满愤怒和怨恨,起源于“失子之痛”。红孩儿被观世音菩萨收做善财童子“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庚”,这对修炼之人来说是个难得的造化,也是他吃唐僧的最终目的———长生不老,此举既不影响取经大事,又是红孩儿的造化,可罗刹女却说:“我那儿虽不伤命,再怎生得到我的跟前,几时能见一面?”伟大的母爱情流露无疑,使人为之动容。

女妖们也善怀感恩之心的,譬如老鼠精为了报答托塔李天王和哪吒的不杀之恩,长期供养金子牌位———写着“尊父李天王之位”和“尊兄哪吒三太子位”。试想残酷凶恶之心的妖女仍有这份孝心和感恩之心,或许世俗人不一定有如此情怀,老鼠精拥有如此高尚的人格情操说明她身上有着超越本性的光辉闪亮点。

女妖的人情人性特征是丰富的,是真诚的。“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笔者从女妖人情人性的表现看出这是她们身上的最大闪光点。(推荐人:WXJ)

 

全文阅读:浅析《西游记》中的女妖形象

 

版权所有:聊城大学图书馆
电话:办公室:(0635)8238231     学科信息服务部:8238838   资源建设部:8238855
东馆总服务台:8239025     西馆总服务台:8238856     网络服务:8238751-6044
网络信息员邮箱:wanghai@lcu.edu.cn   办公室邮箱:tushuguan@lcu.edu.cn
Copyright:LiaoCheng University Librar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