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魅力

《西游记》的玩世精神及幸福观

时间:2019-12-05 10:46:00   作者:余柱青 阅读:   

 

回头看《西游记》那场由“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支配着运转的取经游戏,作者何尝不是对于命运定数的感慨?人不就是一场被设定的游戏的参与者吗?那么作者是不是把人生的幸与不幸归因于命运呢?我们看看寄托了作者追求与人生态度的孙悟空形象的塑造,就可看到作者对命运定数的不认同了。《西游记》里孙悟空棒打入冥间,强销死籍,超出因果轮回之外。这当然是作者理想化的写法,表达的还是对超越个体生命的必然规律,获得最高境界的自由这一愿望。“不伏麒麟辖,不伏凤凰管,又不伏人间王位所拘束,自由自在”的花果山固然是世外桃源,可作者幸福观的重点显然不在预示理想,而在探讨如何在必然性约束下、不自由的天地里寻找幸福,活得自由。这也是为什么孙悟空虽然如我们上面所叙的带有浓重的悲剧色彩,可其精神实质是百折不挠的斗志、昂扬的乐观精神和诙谐幽默的性格。由此可此折射出作者面对乱世积极的人生态度。

孙悟空和猪八戒是小说中最鲜明的人物形象,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任性纵情。孙悟空学道归来,闯龙宫,拿了人家的镇海神珍做兵器,还要讨副披挂,说什么“一客不犯二主”“走三家不如一家”,这可近似无赖的行径,可是我们从中只读到狡狎与可爱;蟠桃园偷仙桃,后来猴子倒与吃桃结了不解之缘;大闹天宫,乱了纲常法纪,犯下滔天罪孽,却使大圣威名远播。好战是他的本性,对妖魔恶人绝不留情,偶尔也找个把好人玩玩。所以在取经途中,虽有百般无奈,出现妖怪倒成了买卖照顾上门来,可以让他大显神通一番。通天河八戒大战沙僧,悟空因不熟水性,在岸上看得心急手痒,恨不得也上去耍几棍子。打跑沙僧后却说:“这取经的勾当,原是观音菩萨;及脱解我等,也是观音菩萨”、“等我去请他,还强如和这妖精相斗。”经常要发发“这都是我佛如来坐在那极乐之境,没得事干,弄了那三藏之经!或果有心劝善,理当送上东土,却不是万古流传?只是舍不得送去,却教我等来取。”之类的牢骚,言语间对如来设定的游戏相当不以为然,表现了不认同、不合作的态度。取经途间他经常闯祸,却处之泰然,不愧不悔,依旧天不怕地不怕,伏魔降妖,最终顺利度过。一切皆率性而为,自致其福。

............

    这种幸福观与玩世精神是不可分开的,正因为作者对任性纵情的肯定,对自由的追求,对超越必然性的生命价值的追求,才能使得作者从乱世名利纷扰中脱身,站在一个相当的高度俯视人世,调侃世情。“祇用文章供一笑,管他山水是何曹。”⑦笑声中包含的是作者对社会生活独特的评价和态度,是一种对社会、对命运的抗议。(推荐人:WXJ)

全文阅读:《西游记》的玩世精神及幸福观

 

版权所有:聊城大学图书馆
电话:办公室:(0635)8238231     学科信息服务部:8238838   资源建设部:8238855
东馆总服务台:8239025     西馆总服务台:8238856     网络服务:8238751-6044
网络信息员邮箱:wanghai@lcu.edu.cn   办公室邮箱:tushuguan@lcu.edu.cn
Copyright:LiaoCheng University Library. All rights reserved.